当前位置: 主页 > 逆水寒 >

被困在纽约整整65天 陪着她的只有逆水寒里的朋友

时间:2020-09-15 16:1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疫情期间,游戏里的江湖世界代表着什么?对于身处重灾区纽约、被迫在家宅了65天的陈陈而言,这可能是她转移焦虑的最佳方式之一。 疫情期间,游戏里的江湖世界代表着什么?对于身处重灾区纽约、被迫在家宅了65天的陈陈而言,这可能是她转移焦虑的最佳方式之一

  “疫情期间,游戏里的江湖世界代表着什么?对于身处重灾区纽约、被迫在家宅了65天的陈陈而言,这可能是她转移焦虑的最佳方式之一。”

  “疫情期间,游戏里的江湖世界代表着什么?对于身处重灾区纽约、被迫在家宅了65天的陈陈而言,这可能是她转移焦虑的最佳方式之一。”

  她在纽约读产品设计,按照计划爸妈会在 5 月份来美国陪她一起参加毕业典礼,接着一家三口好好在纽约逛逛。

  先是买不到口罩和回国的机票,接着是长达 60多天的封闭在家,恐惧、焦虑和压力紧紧包裹着她。

  在最艰难的时刻,她用玩《逆水寒》的方式找到了生活的发力点,在游戏中和国内同门频繁互动,和被迫宅家的同学一起在畅游江湖。屏幕前渐渐多起的欢声笑语,意味着疫情中她一度停摆的日常生活在逐步重建。

  2018 年,陈陈来到纽约学习产品设计。在距离学校路程 30 分钟的地方,她和朋友租了一个房子。

  两个房间,她和朋友一人一间。房间不大,但离时代广场非常近。房子楼下有一家很好吃的中餐厅,如果愿意多走走,两条街区后有一家好吃的早茶店。

  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地过去 2 年。如果顺利的线 月,陈陈会穿着全红的毕业服,在毕业典礼的小剧场上讲述自己的设计作品,然后给自己的学习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

  “美国暂时没有病例,应该可以松口气吧。”为了保险起见,她和同学们去亚马逊下单购买了一盒口罩。

  后来学校放春假,陈陈趁着假期和朋友一起去奥兰多玩,飞机上她们全程带着口罩。

  但周围的人几乎没有人戴口罩,好像是她们过度紧张了。一切都是稀松平常的样子,似乎也预示着即将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  回来的时候,戴口罩的人明显多了起来。通过新闻,陈陈方知,近日美国疫情开始陡然升温,到了颇为严重的程度。

  由于听到亚裔戴口罩遭殴打的新闻,她只能靠毛衣的高领遮掩口鼻。这自然挡不住病毒,不过是聊以慰藉。

  随着疫情愈发严重,大家都想尽量减少外出的时间。于是,她和同学们不断向系里反馈,希望能够线 日,学校通知开网课,陈陈和室友也决定自我隔离保护。

  尽管她不清楚回国后会有什么后果:万一不能在毕业季回到纽约,是不是会影响毕业?

  于是,她一边等待系里的回复,一边在网上不断刷机票信息。机票的价格在飞涨。三月底的时候,一张回国的机票已经涨到了 3-5 万。

  在各国航空政策收紧的当下,许多留学生会买下多张机票,期盼有一张能顺利带他们飞回国内。

  另一张是东航的票,起飞时间为5月31日。不过,当时从纽约飞回上海有限飞令,只有每周三才能飞——5 月31 日并不是周三。

  果然,全日空航班取消。陈陈考虑到东航的票也不一定能起飞,决定干脆先呆在纽约,等五月份毕业的时候再说。

  看着疫情数字不断上升,新闻带来的焦虑迅速包裹着陈陈。同时,毕业的压力也一并存在。

  自己所居住的大楼里有些防御措施:前台拉了警戒线,工作人员和快递员都戴了手套口罩。

  这让陈陈和室友感到有些焦虑——每次出门都变得很警惕,即便是同楼层倒垃圾,他们俩都会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,戴好护目镜、手套和口罩。

  好在她们和门卫的关系比较好,时不时就会问问门卫病例情况怎么样以及是否还有新的病例被感染?

  随着疫情加重,食物越来越难采购——配送时间都排到半个月后而且份额很快就抢光了。

  后来,陈陈和室友干脆放弃白天抢食材,熬到凌晨2-3点去抢单,终于避免了 “有上顿没下顿”的生活。

  在家关“禁闭”的日子有些枯燥无聊,焦虑感和孤独感像两个巨大的猛兽一样将她吞没。一坐就是一天,忙着毕业设计,也担心疫情未来发展。

  这一次她尝够了孤独的滋味。这段时间,陈陈的时间感变得很模糊,看到国内朋友晒奶茶的照片,她甚至会想,奶茶是什么味道,自己上次喝是什么时候。

  自己本来不太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,但在家闷了10天后,陈陈突然跑到室友面前,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。

  而自己的室友更是在一个半月之后,忍不住偷偷出了趟门,来回步行1个小时去一个华人餐厅只为买一盒鸡蛋。

  “有时候会觉得,学生生涯最后一个学期,有一门必修课,就是忍受各式各样的孤独。”

  作为宋朝美学爱好者,看到宋代背景的游戏,陈陈有些意动。于是她和室友一起进入了“九天揽月”服务器,成为了一名素问。

  和很多自在同门不同,两人特别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挤,越热闹的地方越好,战场、浮舟岛、虹桥乞讨,甚至帮会YY都会留下了她们活跃的身影。

  即便一开始在浮舟岛便被锤到暴毙,陈陈和室友也不会第一时间离开游戏,相反会在公屏中疯狂打字调侃,“就希望有人能来回应,哪怕吵一顿也会很开心。”

  这些热闹而鲜活的打闹,都是陈陈失去了好久的回忆,也是她们当今生活里的奢侈品。

  “其实平常我和室友都不是话多、逗比的人,而当我俩闷得太久,决定彻底敞开心扉时,《逆水寒》恰好出现在那里。”

  置身于热热闹闹的江湖中,陈陈焦虑渐渐被《逆水寒》转移了。尽管学业压力依旧有些大,她还是每天会和室友玩 2-3 小时。

  她曾经想毕业季去宾夕法尼亚州的湖泊边露营。明月当空,湖面雾气乍起,月光和烛光一起在湖面反射,并被林叶间的雾气散射,整个场景弥漫着一种迷人的梦幻感。

  而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奢望,没有精心筹划的毕业旅行,没有最后的大合影……仿佛一切还没准备好,她就猝不及防进入了人生的下一个阶段。

  但如今至少有这么一片江湖,能一定程度满足自己旅行的愿望,夜色清冷如斯,却还能邀上室友和几个同样被迫宅家的同学,在江湖中踏歌而行。

  在《逆水寒》陪伴下,陈陈的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,生活也开始慢慢出现转折。

  5月中旬,中国领事馆统计即将毕业的学生人数。陈陈填了表格,两天后她接到电话可以直飞西安。

  离开美国那天,是陈陈 65 天来第一次出门,这一次她裹了两层口罩,一个人去中央公园走了走。

  而她用自己的故事讲述了某种可能:一款游戏,也可以用某种特殊的方式点亮彼岸另一群人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版权所有: